You are here

蒋梦婕 藏不住的不安分

身材娇小的蒋梦婕双手交叉着端坐在化妆间,安安静静的像只小猫。这个皮肤白皙、眉目生情的女孩儿,在清透的淡妆里散发着只属于少女的自然光彩,不浮夸,不造作,如同她不疾不徐的说话语调,时不时透露出与同龄人不相符合的沉稳笃定。六年前在《新红楼梦》中饰演林黛玉,似乎让蒋梦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一个画里的美人,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低眉顺目,就这么朦朦胧胧地站在了一个让人难忘的梦中。尽管在真实情况中,这个女孩儿不但健谈,异常勇敢,还幸运地拥有着对这世界全部的热情。

“林黛玉是双鱼座,我是典型到不能再典型的射手座。我与林黛玉的相似度只有5%,只能说我们都比较文艺。”蒋梦婕扬起脸调皮地笑了笑,就这样给了我们一把认识她的钥匙。在蒋梦婕的理解中,林黛玉始终是一个没有依靠的人,免不了“敏感+矫情”,抱着一生只活给自己看的纯粹目的,不禁让人对加之她身上的命运唏嘘感慨。只是这种类型的情绪离她太远。蒋梦婕从小就独自来北京学芭蕾,她很小就体会到了独立生活的要义——用哭来发泄情感,并不解决问题。

经历过的人生

蒋梦婕4岁开始接触舞蹈,11岁只身一人来北京学芭蕾,她一度认为自己的人生会和芭蕾舞紧紧绑在一起,尽管在她的少年时光里,舞蹈从不是快乐的存在。“古典芭蕾是很残酷的艺术,腿抬到多少度都有明确要求。”蒋梦婕顿声说,“它是没有自我的。”蒋梦婕对电影《黑天鹅》中展现的双面艺术人生深有体会。她喜欢用舞蹈宣泄自己的情绪,在舞台上有着很强的表现力,但在难以想象的严苛教学与激烈竞争中,人生变成了一条单向的黑暗甬道,没有人知道要走多远,也没有人知道它通向哪里。

在《新红楼梦》让她的人生发生180度转向之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已经有了强烈的自我信念。和11岁只身一人来到北京时一样,她准备再次逃离生活,抱着必胜的决心去改变自己的人生。

命运有趣,蒋梦婕也没有想到,被《新红楼梦》剧组选择之后,她演的第一个角色就是和本人反差最大的那一个。那时候,放弃高考进入《新红楼梦》选拔,对她来说是一次不可能错过的机会。前期进行演员封闭训练的时候,每天六七点钟出早功,跑圈、练台词、上琴棋书画课,晚上晚自习,编小品、写作业。演员中最大的也就二十三四岁,每天吃饭都得抢,尤其是夏天的西瓜,男生用筷子把西瓜戳起来就跑,吃剩的西瓜皮上都是“弹孔”,宛若战场。蒋梦婕喜欢这种和大家一起朝着目标奔跑的感觉,也倍感压力。她害怕自己选不上要回学校复读,除了辛苦训练,她还会给自己加码,再练古筝,再练台词,也练芭蕾,或是补一补文化课。“我对自己挺狠的,从小跳舞锻炼出来了,觉得不需要爱惜自己。”

出演林黛玉,七成时间在哭。从早上哭到晚上,哭干了就喝水,直到现在落下了轻微的“干眼症”。蒋梦婕当时被称作剧组的“自来水”,虽然她第一次演哭戏也完全哭不出来。“我的性格更像小男孩儿,不懂得用眼泪示弱这一套,跟黛玉的差距实在太大了。第一次拍哭戏,一直在想学舞蹈受到了多少压力,然后牢牢地把这种感觉内化在心里了。这样走进了角色的内心。”

《新红楼梦》是六年前电视荧屏上最热闹的话题,没有之一。从选角开始,始终有千万双眼睛在注视着,这新的与旧的到底有什么区别。“刚开始拍戏的时候导演就特地嘱咐过,这个戏会产生很大的争议,不要被压力打倒。但可能是因为从零开始吧,我反而更加勇敢。”这个心大的姑娘会自己翻阅微博上的各种评论,在酒店房间看到网友把黛玉的贴片头P成黄瓜片,自己被逗得哈哈大笑,“网友的想象力可真棒”。

蒋梦婕说,如果今天让她再演黛玉,应该会完成得更好。这就好像经历过一次的人生,沧海桑田之后,会有新的体会。但是她乐意保留六年前那个略显青涩却真实的神韵。“林黛玉身上有世人可望不可及的纯粹,有最浪漫的爱情。她其实也是很多女人的梦想,”蒋梦婕如是说。

演员的身后没有退路

在拍摄《刺青海娘》的时候,蒋梦婕经历过一场印象极为深刻的戏。在三亚深夜的野海中,蒋梦婕一个人绝望地走向大海深处,一个大浪拍过来,微弱的月光灯几乎捕捉不到她小小的扑倒在海水中的身影。那一次,她真实地感受到了恐惧。“演员就是这样,我的身后没有退路。”

今天的蒋梦婕,和李雪健在《百年情书》中对戏,跟尔冬升在《三少爷的剑》中合作,脱胎林妹妹,她早已开始用自己的方式讲述复杂的人生。在即将上映的电影《三少爷的剑》中,她饰演一位可爱而又自尊的青楼女子。聊起古龙武侠世界中充满英雄悲剧色彩的“荣誉感”,蒋梦婕滔滔不绝。在古龙架构的世界观里,三少爷和燕十三怀抱着兄弟情走上生死决斗的战场。三少爷杀死燕十三后,将自己的剑留在好兄弟的墓前,江湖再无第一剑。这样的男子气概与冲天豪情,比小情小爱更能让蒋梦婕感到动容。

《三少爷的剑》开拍前一个礼拜,尔冬升曾经突然提出过让蒋梦婕更换角色,出演武林世家大小姐,侠女孟秋迪,遭到了蒋梦婕的“拒绝”。“我也很想演打戏,但是我实在太喜欢小丽这个角色了。”在蒋梦婕的讲述中,这个不一样的“特殊职业从业者”,因为不想当头牌,天天在青楼里把自己打扮得很艳俗,行为匪夷所思,看起来吊儿郎当,但其实内心非常强大,是个大智若愚的角色。“她是个心里很干净的人,默默承担了很多重担,有着坚定的信念感。正因为具有着这样的张力,才可能最终打动三少爷,成为他身边的那个人。”

这个角色身上暗流涌动的坚韧,和蒋梦婕本人有着相通之处。尔冬升在1977年楚原导演的同名电影中出演三少爷,这位“老三少爷”选中蒋梦婕,亦是在她灵动的眼神里找到了这个角色的精神。在拍摄过程中,尔冬升向蒋梦婕贡献了许多他对于电影的理解。蒋梦婕印象最深刻的是电影的简洁。“眼神,行动,不用太多,一定要有自我的感觉。”在蒋梦婕钟爱的这个角色里,她有机会化身侠骨柔肠,从一个坚强的现代女孩视角出发,开启浪迹天涯的征途。

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力是一种很美好的能力,这蒋梦婕带给她身边的朋友们最重要的印象。这个射手座女孩喜欢逛博物馆、美术馆,看画册,看艺术鉴赏文章,有时候看到精彩的藏品,整个人就穿越到另一个时代中去,心态随之欣喜与平和。她可以随时随地发现这世界的美,经常一个人买张机票去国外旅行,在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冒险。

今年秋天,蒋梦婕刚刚去了北欧旅行,她看到了极光,住了树屋,吃了很多奇特的食物。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吃蚂蚁的经历,“非常酸,跟肉和花朵一起吃,就是个调味剂,相当的有机健康”——一任这个多元的世界轰轰烈烈在她面前展开,来者不拒。

看过大世界的蒋梦婕,内心之充盈出人意表。她最不缺乏探险的勇气。“今年和去年我各去了一次美国,纽约和洛杉矶,自己报了个两周的语言课,跟完全陌生的人打交道,过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班上几乎没有华人,我和要好的巴西女孩坐地铁,满城市探险,两个人英语都没有那么流利,但是不耽误我们享受那些刺激又难忘的崭新瞬间。” 她小心而又秘密地包裹着属于自己的小宇宙,在无需过多解释的满足中自得其乐。

蒋梦婕说,她在《红楼梦》里最有感触的角色其实是王熙凤。这个女人要向所有人展示自己的强大,其实是很辛苦的——“她内心一定很寂寞,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角色。” 或许终有一天,蒋梦婕会成为一个复杂多面的女演员,如她最喜欢的法国女星Marion Cotillard,掌控着大银幕的终极魔法,活色生香,顾盼生辉。那时候,这位个子小小的女孩儿还会调皮地笑着告诉你,她如何享受这生活。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

Ernest
15, March 2017
Ernest
27, February 2017
Ernest
11, November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