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董子健 青春该有的模样

24岁的董子健,青春洋溢的面庞上总是露着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神情,我们分明从中看到了他这个年纪所不常见到的成熟感。或许是从小就习惯独立思考的缘故,董子健与一般年轻人不一样,沉稳大气、不拘小节,自立也独立,但他其实又是所有年轻人中的一员,青春被他活得有模有样。
 
知乎上有人提问,“如何评价董子健的作品和演技?”在大多数电影观众看来,这个出道没几年的年轻演员,似乎走了一条非常规之路。有着“小鲜肉”的资本,但却不愿做一个随波逐流的跟随者,在一众同龄演员还在努力经营自己的偶像光芒时,董子健已用一个又一个或鲜活或独特的角色,告诉大家他的青春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好看的脸蛋太多,而有趣的灵魂却太少,恰恰董子健便是这个圈子里所稀缺的那个有趣的灵魂。“他是一个心里没有太大欲望而且任性自我的人,不顾别人看法,又有灵气,依然能演出好作品。个人觉得他作品里的人物并没有太多自己的影子,演谁就是谁,这样也往往能演出好作品。”知乎的网友如此精准地评价董子健。的确,董子健是任性且自我的,他自己也说,“我是一个特别随意的人,想干啥就干啥,没人能够管我。”
 
在化妆间里,董子健以一种自然而舒服的姿势坐着接受访问,或许对于一个偶像明星来说,这样显得有些“不太讲究”了,但他似乎从来不知道何为偶像包袱,就像上一次拍摄时,我们的采访就是在他自己的车里进行的,他坐在驾驶位,像和一个朋友聊天般说着,生活中是什么样子,眼前的他就是什么样子。
这种随意的性格,自小就跟着董子健,从小他就非常独立,妈妈作为国内最知名的娱乐经纪人,工作忙起来自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董子健的每时每刻,以至于入行之后,在外人看来,经验老道的妈妈定会给他关于这个圈子的很多建议和忠告,其实不然。“我和父母很少聊工作上的事,他们给过意见,但最终主意还是自己拿的。”董子健说他打小是放养长大的,也正是这种成长方式,造就了他独立思考的能力。
 
2012年,还在上高中的董子健正在准备赴美国留学的考试,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导演刘杰,他被叫去试戏,但他并不是冲着可以借此机会演个戏从而进入演艺圈,而是满心想着“做些社会实践,也能为留学考试可以加点儿分”。《青春派》是董子健出演的第一部影片,对于当时从未有过表演经历的他来说,片中居然这个角色被他诠释得淋漓尽致。董子健在镜头面前沉着自然,对人物演绎得清晰脉络,成为华语影坛杀出的一匹黑马。随后的《山河故人》、《六弄咖啡馆》再到《少年巴比伦》、《德兰》,董子健学会了“什么叫自然”,文艺、沉郁、阳光,这些不同的少年应该有的各种模样,在他身上一一出现,每一个角色被代入得充满了自己的风格。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用演技说话”吧。
 
凭着首部电影《青春派》,董子健拿下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男主角,这个年轻的90后影帝,带着不小的赞誉就此踏上了文艺电影的不归之路。如果说两次入围台湾金马奖还不值得让人称羡,出演《山河故人》角逐戛纳影帝,或许足以把他推上同龄演员尚未企及的高度。虽然最终与影帝失之交臂,好在老天给了董子健一手好牌,年纪轻轻有如此成绩,即是幸运也是压力。
“演员最让我着迷的地方,正是通过一个又一个角色,去体会截然不同的人生,在他们的故事中,延展着自己的生命。”最初,董子健并没有把电影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去经营,就连接下第一部电影也是充满了偶然性。拍完之后,董子健就去美国上学了,学的还是国际政治。从那会儿到《少年派》上映时中间隔的那一年,他放弃了一些演戏的机会,因为当时他自己也没有想清楚,到底是不是要做这个行业。可就在美国的那段时间,董子健才发现,做的一件件事情,无论是写论文,还是交作文、交报告,都是跟电影息息相关。
 
“电影是我的爱好,并不是因为我是演员才爱看的。其实每一种类型的电影都有它不一样的精彩、不一样的含义、不一样好看的地方。”从演员到导演,董子健走得比别人要快得多,其实在进入演艺圈之前,导演梦就一直存在于他的小小脑袋之中。对于自己的第一部导演作品,董子健谈的并不多,一句“还在努力中”道出少年的无尽心绪。“希望它是个什么样的电影?到底是什么样,还得拉出来练练才知道。我当然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它,但拍电影不是为了得到什么样的评价,因为这是我的爱好,希望通过电影来表达自己,如果还有人能够理解,那就更好了。”
电影带给董子健最大的成就感,或许就在于每一次通过角色和不一样的观众见面。“观众看完电影之后,传递给你的感受是能带来成就感的,同时在每一次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也是一种享受。”
“每一个角色,就像打开了一扇门,那个门永远都在。”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