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艾怡良 骚灵现象

一股前所未有的“骚灵现象”制造者,她有着一切令人动容的条件,扬起实力的旗帜,用歌声当作武器,以旋律音符征战。你不免拜倒在她的歌声中,从嘴里吐露的第一个字就能吸引你所有的注意,谁有如此慑人的魔力?她不需要挂上任何人的分身名号,她是独一无二。

严格来说,认识艾怡良不是从歌唱比赛节目开始的,而是从朋友转载的影片。当时她究竟唱的是哪首歌,记忆也完全模糊了。不过忘不了点开影片的当下,便深深被她那既独特又性感的声线所吸引住。首张专辑的主打歌《如果你爱我》更是触动人心,一时间,一条午夜看不见尽头的高速公路跃然于眼前,独自开往未知深处的灵魂,就算忍不住泣不成声,也能有她的歌声作伴……。

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唱歌

2008年对艾怡良来说是相当关键的一年,回想当年如雨后春笋般窜出的歌唱节目,引领台湾电视圈的全新潮流,一时间改变了娱乐圈的规则。那些爱唱歌、敢秀且多半带有实力的“素人”,不需要经过长时间练习生般的秘密培训,只要声音够突出,演唱够有自己的特色,整个舞台就由你独享。另一方面,比赛的舞台更是培养实力最好的竞技场,获得高分赞赏的兴奋感,遭遇挫折的无助失落表情,直接且坦率地一下子全写在脸上,观众们的心情也就随之起伏,精彩的比赛,莫过于如此的“真实感”。

艾怡良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秘密武器,特别是冲高收视率的那种。第一届《超级偶像》的两次踢馆赛让她大鸣大放,虽然当时并未正式参赛,但人气足以匹敌当时人气正高的张芸京、黄文星等人。“但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会唱歌,也没有人说过我唱歌能够感动人。”艾怡良坦言道,“在大学期间曾经参加过歌唱比赛,但是连初赛都没有过!”眼前的艾怡良愤愤地为自己的歌唱才华打抱不平,显露出白羊座的可爱性格,然后又说,“我甚至发誓再也不要参加歌唱比赛了。”

直到两年后正式参赛,在《超级偶像》的擂台上演唱Duffy那首令人印象深刻的《Mercy》后,获得评审与观众的高度评价,“骚灵女王”的封号就此随她至今,足以撼动你人生的每一个情感片刻。“老实说,《超偶》的舞台让我重新认识自己,让我们明白唱歌这件事,原来在我还有感动别人的能力。”而她也带着这份充满自信的勇气,从台湾这块岛屿出发,开启了全新的歌唱旅程、

 

比赛的最终目的是感动

从参加比赛到发行专辑,成为定义上的歌手,再从发片到重新投入比赛,尽管当时已经以首张个人专辑《如果你爱我》入围金曲奖最佳新人,但是艾怡良从来不把自己当作“女艺人”看待,她说:“唱歌的最终目的是能够感动人心。”

艾怡良参加《激情唱响》、《中国最强音》等节目,逐渐在内地打开了知名度,最终投身《中国好声音》战局,初赛时以一曲《头发湿的》让人痴迷,尔后面对九弯十八拐花腔、坦克铁肺嗓门来势汹汹的合唱对手,但却在关键的对战时刻,她决定将那些花俏眩目装备收在后台,舞台前让人听见她温柔细腻面向。

 

当时那场比赛中的艾怡良,的确有那么些吃亏,最终也没能拿到晋级的“门票”。“失落是一定会有的,不过我不想让大家觉得,歌唱比赛是飙高音的竞技场。”坚持歌唱来自内心的真诚,就算朴质地娓娓道来,都有它独特的醉人质地,“不同歌手都有自己诠释歌曲的态度,但当时的我,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质感。”每一次的比赛,就当做是一次蜕变升级的轨迹,让她不断重新认识自己,撇下那些所谓的比赛潜规则,艾怡良稳稳地有着自己的一块专属天堂,她能够尽情地在里头任性,骄傲地唱着属于自己的旋律,不为了掏心掏肺的庸俗剧情,而是纯然而绝对地面对自己热爱的歌唱事业。

“歌手最宝贵的,就是能用最真诚的音乐与听者沟通,并且在适当的时刻抚慰或是助兴每当下的心情。”她没有任何犹豫,如火炬般的坚定眼神,让人不得不期待她在音乐事业上的每一次惊喜。

勇敢与懦弱并存的双重人格

结束了一场又一场的比赛后,2014年10月艾怡良推出第二张专辑《大人情歌》,比起第一张专辑的温润保守,这回出击却是一次革命性的改头换面,当时的她除了为多首专辑歌曲填词谱曲之外,一袭血红色战袍的女拳击手形象十分惊艳,像是要替所有女人发声的代言人一般,俨然成为新时代独立女性最佳形象。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个能够创作的歌手。”谈起创作,艾怡良显得格外谦虚,她热爱创作,但她认为这份天赋并非来自于自己的灵光乍泄、神来一笔,而是与生活忠实的对话记录,“我的歌其实都是来自真实的故事,不论是我自己的也好,或是身边朋友的故事。就像写日记一般,我把它写进歌中,如果听众有共鸣,代表你也跟我有一样的感受。”而这些共鸣就成了她创作上最好的养分,回到最原始的初衷,创作音乐就是能够希望能与更多人沟通,在这些对话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情绪,就集结成为一股极大的力量,进而演化成一股看不见的动力,而那些无形的动力就会形成支柱,撑起一个充满力量的艾怡良。

 

去年开始,艾怡良也开始在不同歌手的专辑中现身,尝试多种风格的词曲创作,诸如阿密特的《你想干什么》、刘若英的《相看两不厌》。“我写的情感比较不是那种规范性的,而是在世俗理解的爱情中再更钻研的,挖掘更多不同的感情面向。”她能写出阿密特口中既犯贱又不屑的激情控诉,又能突然变身刘若英缅怀感情记忆的往事感叹。她自嘲,“这或许就是准备转上升星座的前兆吧,暴戾白羊座变身多愁善感的水瓶座之前,勇敢与懦弱并存的人格分裂现象。”而我们都知道,世界上那些个成功的创作者,心里面不也是同时住着好几种人格?

 

距离上张专辑有一年半的时间,这段时间艾怡良当然也没有闲着,新专辑早有发行计划,近期除了即将开始录制新歌之外,对于自己也有一番全新的认识。“尤其从今年开始,我得花一些时间重新认识自己。不再像过去歌唱比赛以及前两张专辑的那段日子,为了想要证明能有一番成就而汲汲营营地活着。”她笑称早已认清自己不是偶像派,更要走出全新的实力风格。当下的艾怡良突然更有自信地说着,“卸下武装防备之后,我反而觉得活得更加轻松,当然写出来的东西也就更有温度,请再等我一下,成品一定会让各位相当有感觉。”

 

华语歌坛难得的“好女声”,艾怡良就是有那么一点儿本领让你竖起耳朵仔细听,对于她的期待永远都不嫌多,只因为这难得的“骚灵现象”还得持续好一阵子。

Menu Tags 
Hash Tags 

MAYBE YOU'LL LIKE

Ernest
15, March 2017
Ernest
27, February 2017
Ernest
04, January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