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欧豪 少年的柔软与坚硬

 

  从快男舞台上走出的欧豪,在这几年里出了唱片、演了电影、参加了真人秀。这个不到25岁男孩的外表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生活的密度更大了。就像他在电影中塑造的角色一样,他的身上有一种复杂的吸引力,危险却又充满活力。或许,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少年气。

黑色无袖衬衫、黑色绑带皮靴均为Dior Homme

黑色皮质高腰阔腿裤/Bottega Veneta

深绿色印花领带/Gucci

黑色棒球帽/Balenciaga

 

 

海军蓝夏季羊毛材质西装、灰色针织棉圆领衫

海军蓝棉质运动长裤均为Z ZEGNA

腕表/Tudor帝舵启承碧湾古铜腕表

 

你可以像如今大众习惯的那样,将欧豪归为“小鲜肉”。他确实有跻身“小鲜肉”之列的所有资本——90后、精瘦有肌肉的身材、巴掌大的小脸……然而当你与他目光交接,你马上就能意识到这种简单粗暴的分类,对欧豪并不适用。

化妆师为他的妆容加上最后的一笔,两道坚毅的眉毛。私下里他穿得花哨,又带有一点儿“野”。耳垂处闪烁的耳钉和浅金色的寸头更加重了这种印象。他咧嘴笑起来的时候,有一点儿桀骜的不羁。扬起的嘴角撞上伴随说话时隐时现的浅浅酒窝,甜里又混合点锋芒。用选中他出演电影《少年》的杨树鹏导演的说法,欧豪的身上有一种“街头”的感觉。

 

演戏是最投入的事

对欧豪来说,态度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起码做自己有态度的东西。”做音乐是这样,演电影也是同样。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出演杨树鹏导演的电影《少年》。

《少年》是个黑色的犯罪故事,用青山刚昌的话来说,是一个纯黑的噩梦。这部电影有东野圭吾《白夜行》的思虑,也有韩国犯罪类型片的野心。欧豪饰演的是其中兴风作案的标题人物,是让人恐惧也让人心疼的少年。有网友在看完《少年》后,在网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评论——少年盔甲硬,少年心柔软。

“去支持一件事,也许只有少数人参与、并非大众会去支持的事情。但我相信,给多大的支持,就能做多少事情。对我来说,这也是我作为一个演员对导演和电影的支持。”

欧豪并不如想象中那么锋芒毕露,他表情专注,语速算得上缓慢。然而他的观点再明确不过,他喜欢的从来都不是没有缺点的高富帅、霸道总裁,他也无意于塑造英雄,而钟情于一切不完美的角色,一些黑暗面的真实的人物。

在陈凯歌导演的《妖猫传》里,他饰演的也是这样的复杂人物。丹龙是白鹤少年中的一位,会幻术,有着不为人知的成长和心路过程。接到出演的邀约,欧豪想也没想就答应了。除了角色带来的诱惑,还有电影制作本身的魅力向他招手。

“其实当时我还没有收到剧本,觉得和凯爷合作是一个特别好可以学习的机会。”电影拍摄了一个多月,一路从湖北襄阳的“唐城”到北京。他和刘昊然饰演的白龙游走在恢弘壮阔的布景间,也行走在如浮桥般的阴谋与爱恋间。

开拍前,他不断想象与陈凯歌合作可能面临的压力。“一开始觉得大导演可能会有为演员设定特定的表演形式,但是开拍了才发现,他没有想象中那么严厉,但是会提前讲戏,演完之后会带着我们仔细看回放。”

这种仔细琢磨的过程,几乎也是欧豪自己的拍戏习惯。他将自己的个性形容为“喜欢做什么会专注做,花很多时间去研究”。而演戏,就是目前牵动他思绪的最投入的事。

他的演员之路始于电影《临时同居》。在那部电影里,他饰演一个地产公司的实习生,阴错阳差跟三个人组成了临时家庭,发生了啼笑皆非的故事。当时不过20出头的他戴着耳钉,穿着衬衫西装坐在格子间,充满了社会新鲜人的稚嫩。而镜头后的欧豪,也带有这种新鲜人的好奇。

“拍电影的时候见到好多明星,家辉哥、Sammi姐,他们都是大前辈。我觉得,哎?挺有意思的,拍戏还能和他们一起吃饭。”说起第一次拍电影的经历,欧豪嘴角带笑。“那时候,就是觉得好玩儿,觉得以前都是当观众,现在自己拍戏,挺有意思的,都谈不上塑造人物。”

 

有魔力的Action

开始琢磨塑造人物、产生一个演员的自觉,是在电影《左耳》的过程中。这是一部苏有朋的导演处女作,原来属意欧豪饰演“黑人”一角。为了熟悉角色和故事,欧豪找来小说看,没想到被其中张漾这个角色所吸引。

“这是我看的第一本青春爱情小说吧,真的挺好看的,但是比起黑人,我更想演张漾,我想要尝试那种成长经历稍微复杂,有些故事的角色。”

正好张漾的演员人选也迟迟未定,欧豪自告奋勇之后,就前去光线试戏。试了三回,终于正式拿下了角色。打动导演和投资人的,除了他毛遂自荐的勇气,还有他眼睛里的故事。“他们说从我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我是个有经历的小孩。”

欧豪常常自嘲出身于一个三线小城市。他的家庭条件算不上优渥,早早独立的他在初三毕业后就开始工作,送过外卖、打扫过卫生,自己赚钱去交学费。在走上演艺之路后,他用自己的钱给家人在老家买了房子,这是他最骄傲的成就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说,《左耳》里那个自己到大城市打拼的小镇少年张漾,确实像是他的某种镜像。

张漾的张扬青春,给拍摄过程带来了十二分的辛苦。在大部队杀青之后,欧豪所在的小分队去了山东日照,为水底的戏拍了三天。水底的夜戏,用欧豪的话说,“生理上心理上都是煎熬。”在废旧炼钢厂拍被打的戏也是同样,地面上布满了干硬的工业粉末,包括欧豪在内,全都是年轻的演员,不会什么修饰的技巧,所有的表现都是真刀真枪的。一个冲撞下来,尘土和粉末都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他骨子里无所畏惧也在拍电影的过程中展现了出来。“有一场跳海的戏,我连游泳都不会,就‘咔咔’往下跳,下边有很多礁石。”

回忆起拍摄《左耳》的经历,欧豪形容自己“非常用力”,每一场戏都当做重场戏。但是因为过于用力,人会紧张,表演也容易失去节奏。他将这部电影视为自己一个青涩的尝试。

渐入佳境的是电影《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同样是校园故事,同样是带点儿“坏男孩”气质的少年,同样是青春里的懵懂、无知和单纯,柯达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爱恋,也面对了十年白驹过隙的时光。虽然电影里的故事没有完全经历,但是青春的心境和感受是类似的。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表演的科班培训,欧豪的表演方式是情境式的,通过带入自己的经历、情绪和感受,进入到人物的内心。他坚信真情实感的力量。“情感的东西在大屏幕上,是骗不了人的。”

在欧豪看来,片场始终有一种魔力。“每一次喊Action都会紧张。板一打,原先可能是很放松的状态,觉得一切都了如指掌了,但是一听到Action,还是会觉得不太一样。” 因为对“真”的追求,欧豪反而有点儿庆幸自己身上的紧张感。“虽然不会像最初那么紧张了,但是到现在也没能做到自如,但是这样也好,能保持一个新鲜感,不会演着演着就演油了。”他越是钻研,越是体会了演戏的乐趣:“人有时候比较压抑,现实生活很多束缚,但是角色里比较自由。”

黄色超轻尼龙棒球帽、黄色衬衫领高科技美利奴羊毛衬里夹克

海军蓝白条纹短袖、黑色高科技美利奴羊毛运动裤均为Z ZEGNA

 

黑色高科技美利奴羊毛运动夹克、白色高科技美利奴羊毛针织短袖T恤

黑色高科技美利奴羊毛运动裤、粒面皮革切尔西靴均为Z ZEGNA

腕表/Tudor帝舵启承碧湾古铜腕表

 

唱歌依旧快乐

自由是欧豪不断提到的一个词。他希望能演一个反派角色,并不在乎自己的偶像形象。“总说想要自由,不希望被任何东西所束缚,做自己所想做的。”然而他也承认,在这个时代、这个环境中,任何时刻都在被捆绑,没有人是完全自由的。

在他的心中,音乐是一片净土。“做歌手就是一个很自我的事情,歌手是用你的最真实的想法去表达。”大部分人最早是通过歌声认识欧豪的,2013年夏天,这个唱着Rap的男孩,一路热力四射闯进了《快乐男声》总决赛。他在舞台上跳到了范冰冰的面前,让这个见多了世面的女明星连用三个“没想到”惊呼。

带着亚军的头衔走入大众视野,欧豪在三年多的时间只发行了一张专辑、一张EP。然而对他来说,音乐仍然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你看过《海盗电台》没有?”他偏过头来问我,看到我点点头他也露出了微笑。“你在电影里也可以看到,音乐真的是会有很大的影响,能直接影响人的人生。”

因为音乐,他接下了《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的邀约。让他印象深刻的郭在容导演在《假如爱有天意》中的使用的一段音乐——天下着雨,一段慢摇滚铺陈开来,情境也被营造了出来。这个习惯“情境式”表演的男孩,也习惯用音乐让自己进入到一段情境。“拍戏的时候,我会准备一些适合故事和氛围的音乐,在片场让自己更快进入情绪。”

在连续拍了几部电影之后,这个从选秀舞台走出的男孩,也在思索着重新回到音乐的怀抱,打造一张新专辑。“我也想和歌迷有一些分享和互动,毕竟很多粉丝都是从唱歌开始关注我的。”说完这些,欧豪的话锋又是一转:“不过也不要抱多大的期望,我要做也是做我喜欢的Rap。我的身边有很多朋友,并不是职业的音乐人,但是他们会自己做音乐、编曲,把音乐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毕竟唱歌本来就是一件让你快乐的事情,不需要想太多。”

粉色西装外套、天蓝色真丝衬衫均为Burberry

深卡其色灯芯绒背带短裤/Sans Titre

黑色金属扣高帮皮靴/Gucci

 

黑色短款西装外套/Bottega Veneta

黑色西裤、黑色皮鞋均为Givenchy by Riccardo Tisci

 

服装提供/Z ZEGNA

腕表提供/Tudor帝舵启承碧湾古铜腕表

 

 

Menu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