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杨洋 光影交错的坦途之中

 

“演员应该神秘。我很害怕参加真人秀之后,形象被固化,再演绎别的角色会让人感到难以信服。”杨洋如是说道。无独有偶,一位前辈演员也有过类似观点,一个演员越是让观众感到陌生,大家才越相信你塑造的角色。杨洋诞生于这个新的偶像时代,正意气风发地走在光影交错的坦途之中。

在聚光灯下走过红毯、拍摄时尚大片,杨洋这几年从青涩到驾轻就熟。粉丝爱他的“男神”人设,热衷于将他与二次元人物丝丝入扣,围绕着他的还有不绝于耳的各种新闻……杨洋皆淡淡回应、拆解,姿态不讨好、言辞不出错。

在封面拍摄的当天,已然“老道”的杨洋泰然处之,放着音乐轻松随意地坐在化妆间,摆弄着手机,随时可开启访问模式。当我们的对话跳脱了既定的框架时,杨洋片刻脱离了淡定的轨道,“我有点儿紧张了。”此刻,他的表情和语气不再是客套和防御的,释放出些微孩子气。“现实中最欣赏哪种女性?”诸如此类小小的问卷提问,或许杨洋还无法给出作家普鲁斯特“有天分却过着平常生活的女人”这般耐人寻味的金句,但看得出,他在脑海中搜寻有着自己独特个性的答案。一贯做的比说的多的杨洋,在真诚表达与偶像设定之中寻找平衡,其实并不容易。

 

 

当端正遭遇痞正

有人说,杨洋似乎很难抛开“男神”的人设,亦如他在《微微一笑很倾城》中扮演的肖奈一角,单是清冷的外形便已是男主角的最佳人选,贵公子形象“秒杀”一众粉丝。粉丝壮大,于杨洋,益处不言自明,壁垒也不言而喻。“在粉丝经济的时代,偶像很难不顾及粉丝的喜好和感受;但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也并不安全,你最终会变得毫无个性,会变得一模一样,随之被更新的造星流水线造出的小鲜肉拍死在沙滩上。”索性,能看到杨洋求变的轨迹。废话流宗师、呆萌理工男茅十八,是杨洋在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诠释的角色。片中的“中二少年”邋里邋遢、爱吐槽、爆粗口;杨洋呢?平素装扮一丝不苟、腰板随时挺拔、言谈得体。二者南辕北辙。

杨洋说,他与茅十八的契合点在于“正向”。即便被粉丝看到他偶尔的小敏感与小脆弱,但大多数时候,粉丝仍感叹杨洋“三观端正到炸裂”——微博从不抱怨心情不好,没有煽情;真人秀中甚至会老派地惊叹:“现在的女生都那么开放!”在花美男的外表下,实则是大男子主义地“喜欢照顾别人”。这有时也难免让粉丝心疼他不够松弛,绷紧着神经束缚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茅十八也同样“正向”地在生活路途中翻山越岭,只是姿态却不那么周正。这个角色身上充斥着人间烟火气,甚至一丝是痞气,大部分时间都在调侃、都在吐槽,不断遇到糟心事儿,不断在键盘上敲击着“废话流”。虽不完美,却真实动人。

“人生是从繁复的经历中攫取精华重塑自我,每个人都值得遇到一个茅十八。”当端正的杨洋遇到痞正的茅十八又会如何呢?

 

mu:茅十八与你平素的形象差异很大,你觉得你们之间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杨洋:其实在家我也会有邋遢的一面。与别人相处时,出于礼貌和尊重,一定要整洁。我和茅十八更大的契合在于,我们都很正向地面对生活,只不过表达方式不同,他是吐槽着往前走。

mu:他是痞痞地向上,你是端正地向上。很多细节,比如你的背脊永远是挺直的。

杨洋:这与我的军人经历有关系吧。军校的军事化管理很苦,很封闭,什么事儿都不能干,不能给家里打电话,不能跟外界联系,每天就是锻炼再锻炼。那时候会怀疑,我的决定错了吗?也会羡慕普通舞蹈学校的学生,少很多约束,自由很多。但现在看来,那是我性格成长的一个重要时期。那时候我处于叛逆期,但因为身在军校,我把叛逆放在了内心,外在不会表达出来。部队对我的一个很重要的塑造就是,让我很“正”,正能量,凡事往正面看。

mu:有时候言行举止太端正了,也会有很多禁忌。是不是偶像包袱还蛮难完全放下?

杨洋:哇,这种偶像包袱……小时候长得帅,有人关注自己的时候,会有一些小贪心,我应该再好一点儿。慢慢地形成了这样吧。

mu:有人说,邓超开启了你的逗比属性,是这样吗?

杨洋:哈哈,其实我原来就有吧,《花儿与少年》里就表现出来了。

mu:这样的面貌示人似乎很少?

杨洋:演员还是需要一些神秘感吧。所以《花儿与少年》之后,我没有再参加真人秀节目,无论如何,在其中体现出来的毕竟还是自己。演员最重要的还是演绎角色,我很害怕参加真人秀之后,形象在大众眼中被固定下来,再演绎别的角色会让人感到不信服。

mu:你会觉得自己傲气吗?

杨洋:我有傲骨吧,但不会为了利益折腰,我也会直接表达自己的情绪。随着成长还是会这样,很直接,有棱角。跟工作人员沟通也是,我会直接拒绝一些东西,可能有时候会造成一些伤害,但是我不想太强迫自己。

 

两种自信的起飞与降落

杨洋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自信的人。即使在最低谷的时候,他一直相信,境遇会好转,自己能撑过去。他不否认这与良好的家庭教育有关。

这般自信支撑着杨洋走过不温不火的那些年。从2007年初涉荧屏,到2015年大放异彩,期间他出演过不少影视剧,一直在跌撞中寻觅更契合的合作团队。有非议,淡然回应,执著己见。

偶像明星难免会被质疑演技,杨洋却对作品中的自己“青眼有加”:“有的演员不愿意看自己演出的东西,觉得不够好。但我很喜欢看自己的作品,喜欢看回放,我觉得青涩也是一种美好,而且可以知道哪方面能够改进,挺好的。”

杨洋还会继续期许一个完全击中他的角色,一个让他再一次茅塞顿开的导演和团队。“不过不着急,还需要沉淀、经历一些事情,慢慢火候才到。”

从家庭赋予的自信中,变得勇敢,愿意去尝试、去体验。通过历练,自我越来越强大——于是这种自信,从外在的心理暗示,沉淀为完全属于自己的有根基、有力量的信念。

mu:许多人即使得到了所谓的成功,但他的自信仍然是薄弱的,一击即溃。你呢?

杨洋:我也没觉得我的经历多么顺,但是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成功。

mu:从小到大,父母对你的教育是尊重和鼓励式的吗?

杨洋:对。11岁进军艺之前,爸妈陪伴我很多。他们俩性格都挺温和,不强势。我只挨过一次打,有一次一个数字总是写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手那么笨,结果被我爸打了一下。妈妈看了很难受,就把我带出去了。第二天我起床再写,我妈开心地大呼:“哎呀,写好了!”长大以后他们还聊起过这件小事,还挺内疚、挺后悔的。

mu:学舞蹈是他们替你做的选择吗?

杨洋:是我自己。小时候父母并不想让我一个男孩子学舞蹈,从来没想过让我走文艺这条路。他们一心希望我出国开阔视野,国际化,哈哈。在我小学时就单独帮我报英语补习班。可是我喜欢跳舞,每周六去兴趣班。去军艺是我自己做的选择,父母很尊重我。

mu:11岁你自己就做出了那么重大的决定。

杨洋: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还蛮紧张害怕的,毕竟才11岁,就敢做出那样重大的决定。那时候我一方面是喜欢跳舞,另一方面是觉得自己穿了军装,和其他小朋友站在一起会不一样了。也许父母私底下会商量我的前途,但当我做出决定时,他们不会强行要求我按照他们的设计去走我的路。

mu:年少离家在外,难免受挫,会打击自信心吗?

杨洋:刚开始长期离家独自生活,会不习惯,也会孤独。之前凡事都是父母帮忙搞定,如今一切都要自己学习去处理。还得学习去跟人沟通,一开始我不太知道如何跟陌生人打交道,话比较少。慢慢就改善了,还挺喜欢照顾别人。

mu:从环境单一的军校到繁复的演艺圈,这是一个很大的环境转变吧?

杨洋:一开始会有摸不着北的感觉。在舞蹈领域,我练习很多年,拥有了足够的经验和自信。选择另一条路之后,我没有进行过专业的训练,很多东西是未知的,有点儿看不清未来。那时我基本就是少说多做,多观察身边的人。有的事情我无法接受,不知如何面对,但也不会逃避,会直接表达。

mu:现在适应得非常好了?

杨洋:我比较享受剧组的生活,享受那种单纯和投入学习的氛围。不太能适应各种活动,不太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很羡慕那些说得头头是道的人,有时候能把生活中一件非常细微的事情讲得生动有趣。不过,可能这就是我吧,目前我还无法将自己“塑造”成那样。无论如何,真正打动人的还是真诚。

mu:你感受过角色中成长吗?有的演员会觉得,好的角色和导演会让他豁然开朗,原来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去思考问题。

杨洋:演戏至今,可能还没有遇到一个角色让我完全被它击中。现在太多流水线的方式,真正做戏的团队难能可贵,希望能有多遇到那样的团队,在跟他们的合作中获益、成长。

杨洋的《普鲁斯特调查问卷》

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什么?

——拥有自由。

你最珍惜的才华是什么?

——我曾经是一个军人,那段经历对我的塑造是很重要的一个时期。

你最欣赏男性身上什么品质?

——有责任感。

你最喜欢女性身上什么特质?

——真诚。沉静还是爽朗?不一定,还是看感觉。

何时何地让你感觉最快乐?

——看我自己出演的作品成片出来的时候,我觉得很快乐。虽然多少还是有些小问题,但我也非常沉浸其中。

最伤痛的事情是什么?

——现在这个年龄还没有。

最后悔的事情?

——还没有后悔的事情。之前做的一些选择,我觉得都是正确的。

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家庭的一件事情,那会是什么?

——我会希望上军校的那些年,能够多陪伴妈妈。

对自己的外表哪点不满意?

——老天给我的就是最好的。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

Ernest
02, May 2017
Ernest
15, March 2017
Ernest
13, February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