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李治廷 平行空间与力量之源

 

但凡对李治廷稍有了解,都不难发现他身上直接而动人的魅力。这种魅力的来源,既是他笑起来脸上会立刻浮现的大男生般的单纯感,也是他和煦阳光一样的朝气与自信。他可是一个“会像李小龙一样出拳、能手提肩扛跟‘花样姐姐’们一起笑脸出街的、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物理学专业的、重金属爱好者兼吉他高手”,还有比这更酷炫的人生吗?如今已被万千“迷妹们”捧在手心里的李治廷,是否在很早之前就已打通了任督二脉?

野兽般的力量与赤子之心

都说一技傍身走天下。如果这个世界是一部武侠小说的话,李治廷可能会是一位颇似杨过的大侠。所习武功驳杂,兼收并蓄,融会贯通,并很难归类于某一个特定门派。

“我所有的技能都是互补而联系的。”李治廷说道,“健身有助于增强意志力和保持身体健康,意志力强对演戏很重要,身体健康,嗓子就会舒服,对唱歌也有好处。那么音乐方面,比如作曲,会让脑子有创作的弹性,创作弹性对演员也是相当重要的,所以说每一个领域都是互补的,所有的这些才组成了我。”

如此缜密而富有逻辑的思路,或许可以部分解释李治廷今天的成功。这位训练有素的大男孩,非常清楚自己所面对的道路与目标。如果用三个词语形容他自己,李治廷的回答是:“努力、分享、乐天派。”当然,他没提到的,可能还有谦虚。

如果你是通过真人秀《花样姐姐》中那个“万里挑一”的勤恳挑夫认识李治廷,一定会了解乐天派的含义。这个让每一位姐姐都心花怒放的优秀导游,实在是有着包含无限耐心的好脾气。即便,像在第二季的第一集中,李治廷被节目组“恶搞”后,最终狼狈不堪地带着一身野人装束奔向机场,他都不会忘记非常有礼貌地跟工作人员们说声“谢谢”。虽然他的心里仍觉得又好笑又好气,还是在下一秒忘情地投入进全新的未知旅途。

这样的李治廷,是王琳眼中“又帅,又有力气,还会做事”的不二依靠,也是林志玲身边让生活时刻充满惊喜的那一位知音。旅途中,偶尔也有产生误会的时刻,李治廷满心想着既要让姐姐们满意,又要玩儿得开心,同时想着节省节目组留下的少得可怜的经费。但崩溃是暂时的,欢乐还要继续,维护这一切温暖的秘诀,用李治廷的话说,“就是一颗真心。”

在即将上映的电影《爵迹》中,李治廷饰演“拥有野兽般力量又怀有人类赤子之心”的霓虹。这个形容,倒是蛮像他本人。对于《爵迹》这样一部全真人CG特效电影,在看到电影成片之前,人们对于全新样态的想象,空间似乎无限大。这样的新鲜感,对于李治廷亦然。

在拍摄过程中,演员要全程身着动作捕捉服装和头盔进行表演,周围都是绿幕,几乎无任何实景拍摄,所有表演都要依靠自己的想象来完成。“这样的表演我是第一次接触,我的角色又是主要靠动作和眼神来传达情绪的。实在非常考验表演功力,整个拍摄过程就像上了一堂表演课。”或许对于喜欢挑战的李治廷来说,有考验,才显得有意思。

 

在我的身上不存在矛盾

时间回溯到本世纪初。香港出生、在加拿大度过幼年时光的李治廷,于16岁那年成为了一名签约歌手。从小苦练吉他的他,很早就建立了自己的音乐观与世界观。他似乎从很小就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难得的是,他并不着急。在成为一个明星之前,李治廷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成为一个学霸。“读物理,一是因为喜欢,二也是希望父母开心。那个时候我希望自己能入行做音乐的前提,就是一定要大学毕业。”进入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攻读物理学,成了他口中“到目前为止做过最大胆,也最困难的事情”。

时至今日,我们还会在李治廷的微博上发现他热情洋溢地转发着物理学家霍金的微博,并写道:“霍金教授,欢迎你来中国!” 这不禁让人好奇,李治廷对于物理这门学科究竟抱有怎样的情感。“物理学对我来说,是另外一番风景,另一个好朋友,人生的另一种可能性”。或许在另外的平行时空里,物理学家李治廷正面对着一黑板的公式运算停步凝视。这个安静但绝不平常的景象,也不啻为另一种激动人心的选择。

当然,在眼下这个时空交汇里相遇的我们,认识的,仍是这个有着惊人才艺并愿为之付出全部努力的李治廷。2009年,李治廷第一次“触电”,出演《岁月神偷》中那个普通香港家庭里的完美小哥哥,并演唱了电影主题曲《岁月轻狂》。影片中,李治廷饰演的罗进一青春逼人,眼神里的纯真,像极了夏日树影下洒落的一束阳光。这是一部自带香港往日温度的佳片,一些影迷说,真幸福,在现在还可以看到旧得这样美的电影。还有一些影迷,一下子记住了目光澄澈的李治廷。影片中李治廷所扮演的角色,有着短暂而毫无瑕疵的青春。那些大银幕上的影像,都足以在最终幻化成观众心中一个挥之不去的梦。

《岁月神偷》让搜索“李治廷”三个字的人多了起来。当然,也带给了他香港金像奖最佳新人奖与最佳原创音乐奖的桂冠。这样的好成绩,当然值得骄傲,又似乎顺其自然。李治廷实在太努力了。他只是在等待一个又一个时机的过程中,让自己做好准备。

2010年,为出演《李小龙我的兄弟》,即使身体素质过人的李治廷也曾经在高强度持续的武术训练前苦不堪言。“一开始很难的,常常受不了。”李治廷回忆起曾经练功的日子,仍记忆犹新。“但后来慢慢地适应了,觉得自己也豁然开朗。好像到了另一个境界,变成了更好的人。”

这种从量变到质变的累积,在李治廷身体强健的过程中产生了新的火花。那次完全交付出去的努力,给了李治廷毕生难忘的体验。他说,最重要也最神奇的是,这次经验,让他真正意识到李小龙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在体魄的增长中,李治廷的精神也向着李小龙靠拢了。一场电影,一次神交。

李治廷经常在微博上“晒琴技”。讲真的,确实好到“不晒不行”。作为一位吉他手的李治廷,简直无法仅仅用惊艳两字来形容。李治廷说,即使现在,仍坚持每天练琴。“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想到什么就会立刻去做的人。一方面是强烈的好奇心驱使,另一方面是不希望浪费时间。但是认准的,一定坚持到底。”这是一个内心无比充盈的答案。李治廷说,从一个物理系的文艺男青年到演艺界的变化,对他来说从来不构成某种跳转。似乎,因为他身上总是深深蕴藏着万千可能性,那些看起来矛盾的组合,都可以在李治廷的坚持下,最终变化成一股凶猛的新生力量。

 

对话李治廷 暖男就是给予别人正能量

 

mu:拍摄电影《爵迹》时,一定发生过许多好玩儿的事情吧?

李治廷:印象最深刻的反倒是一次小小的出糗。有一场戏,我和郭采洁需要很霸气地走出来。但是我就在那个时刻顺拐了!没错,就是《武媚娘传奇》之后的又一次!最解High的还有,郭采洁看到这尴尬的场面后,用戏里的语气问:“李治廷,你常常顺拐吗?”真的是超尴尬。

mu:香港是你的故乡,你会如何形容这个地方?

李治廷:香港对我来说是个非常温暖的地方,特别是我去英国读书之后就感觉更加亲切。另外就是我觉得香港包罗万象,是一个很有效率的地方。像我喜欢运动,就有很多可以玩儿的地方;喜欢阳光与海滩,离城市中心也不远。所以香港对于我是一个万能的城市。

mu:现在还有什么样的角色特别想去尝试吗?

李治廷:最想扮演反派(得是心理变态那种才行),感觉比较有挑战性,想演一些跟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最想演的电影类型还是动作类。

mu:创作了这么多歌曲,有哪一首是印象格外深刻的吗?

李治廷:应该是最近刚刚发布的《绅士作风》。因为这首歌是一个英式舞曲,是我之前很少尝试的曲风,这次也是一个挑战,挖掘了自己的潜能在。MV中我还跳了“出彩舞”,也是一个新尝试。

mu:听说你在伦敦读书的时候还组过乐队。

李治廷:那时候确实常有表演的机会,但是出发点还是享受玩音乐。我们玩儿得比较多的是重金属。大学二年级的时候,乐队去演出,我们就很想用自己的吉他扩音器,觉得我们那个声音好。其实没有那么大的区别,但是年轻执着呀。扩音器是个很大的东西,赶上一个小衣柜大小,大概整套下来有100斤重。我们四个人把它放到一个滑轮车上,推着滑轮车搭了十几站地铁,差不多横跨整个伦敦,上下楼梯全靠扛着,然后凌晨演出结束之后,再照样推推扛扛地把它弄回学校。当时觉得很累,但是觉得很值得。

mu:你现在还是每天练琴吗?说说最喜欢的吉他手和乐队吧。

李治廷:琴还是每天都练。最喜欢的吉他手是Andy Mckee,乐队的话是Twenty One Pilots。

mu:问一个“迷妹们”都会比较关心的问题吧,你理想中的另一半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特质呢?

李治廷:善良、孝顺、幽默感。

mu: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个暖男吗?

李治廷:我理解的“暖男”就是给予别人正能量的人。我会通过给予,让别人因为我而感到快乐,带给别人正能量。但是同时我也会通过让自己变得更好来影响粉丝,做一个好的榜样给她们力量。还是有些不同吧。

mu:眼下有没有特别想要完成,但是还没有机会实现的心愿?

李治廷:抽时间一个人出去旅行。

mu:如果你要去另外一个星球生活,只能带一样东西,带什么?

李治廷:吉他一定要带。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