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大垫肩西装的回归

今年有一股奇特的复古风潮——原本早该被时代淘汰的大垫肩西装,似乎再次站上了时髦的领地,大有一副卷土重来的气魄。不仅如此,时下它们的夸张造型较之过去更甚,也令众人不得不重新对其加以审视。

脑子中恐怕还留恋着纤细修长的少年形态,却总容易被时下最新流行的时尚趋势给杀个措手不及。本该在“以瘦为美”而建立的审美的时尚圈,眼下大垫肩西装的浪潮,足以惊到人弹眼落睛。Demna Gvasalia执掌的新Balenciaga如今是真真实实地有了“颠覆性”的新定义。或许是他试图将Vetements品牌基因里的乖张和街头风给注入到这家老牌时装屋里,他为Balenciaga所设计的首个男装系列有着奇形怪状的廓形设计,其中那些棱角分明的夸张垫肩,就赚足了人眼球。至于评价,自然是两极分化的极其鲜明。而Vivienne Westwood、Y/Project、Lanvin、Gosha Rubchinskiy自然也是不甘落后,条纹、马卡龙色、格纹,无论流行元素的如何添加,那大廓形的设计则是实打实地打足了基础。花样繁多,但仍抵挡不了大廓形的魅力。

尽管,提起类似的大垫肩西装容易令人联想起上世纪80年代的“权利套装”(Power Suit)——以宣扬“为成功而穿”的理念,故意将西装的垫肩设计得极为夸张,其隐含的意义则是“垫肩成为了信心的象征”。当然,在彼时消费主义形态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如此浮夸的造型引起了一批批男性们的推崇。穿者有着不容小觑的派头暂且压下不谈,在那时一套精纺羊毛质地的西装就已经是精英阶层的象征。

不过,大垫肩西装的意义却并不仅仅浅显地浮于“成功”的表面,事实上,它的另一层含义恐怕与时下众人热捧的“亚文化”同样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1930年代至1940年代间,有一种被称为“Zoot Suit”的套装设计——以大垫肩的中长款西装为上衣,下装则是宽松的萝卜裤。传说这样的着装造型最早是由乔治·华盛顿所引进的,但根据《纽约时报》的讲述最早穿上它的是一位名叫Clyde Duncan的年轻格鲁吉亚男孩。很快,Zoot Suit的西装在东海岸受到了当时大量黑人们的喜爱,其中年轻黑人爵士音乐家们更是推进了Zoot西装文化的发展。不过,在西海岸,穿着Zoot Suit的大多是年轻的非洲裔美国人和犹太人。他们许多都是穷人和工人阶级,因此Zoot Suit成为了富有争议的形象风格。许多居住在西班牙的墨西哥人甚者称它为“反叛者”的装备。1942年发生的著名的“睡湖谋杀案”(Sleepy Lagoon Murder)中的凶手男孩正是身穿Zoot Suit行凶,也因此替这种着装风格蒙上了一层“叛乱者”的阴影。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