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刘昊然 挺立少年时

 

 

刘昊然出道仅三年的时间,作品虽不多,却弹无虚发。初登大银幕的《北京爱情故事》就收获了4亿票房;担纲主演的《唐人街探案》以8亿多票房成为喜剧悬疑类电影的NO.1;网剧《最好的我们》也破了20亿的点击率。在如此傲人的数据实绩支撑之下,刘昊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娱乐圈95后新生代的领军者,矗然挺立少年时,但这一切对他而言,还只是刚刚开始。

 

从剧组收工赶来摄影棚的刘昊然,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个多小时,棚里空荡荡的,这位好奇宝宝东晃西晃地把里里外外都探了个遍后,最后在化妆间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全情投入地玩起了游戏。当他听到有人进屋的声响后,便毫不迟疑地关掉了激战正酣的游戏,起身跟工作人员打招呼,之后再也没有掏出过手机。

在访问中,当他说到自己是一个游戏迷时,我们便打趣他,“感觉你也不算很迷嘛。”他反应很快,立刻领悟到是指此前的那一段小插曲,笑着露出更显稚气的虎牙,说道:“这一点儿自控力都没有,我还能做什么事?”

学霸、校草、国民弟弟、记忆中的初恋男友……眼前的这位阳光元气少年,还真对得起贴在他身上的那些个标签。

 

以专业和文化课双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刘昊然正以半工半读的状态体验着与同班同学不一样的大学时光。中戏是所有专业艺术院校里校规最严格的,学生在大一、大二期间想要进剧组,基本是请不到假的,所以他只能利用暑假和寒假去拍戏,再利用下课以后晚上的时间去做其他工作,这也是刘昊然出道三年,影视作品产量却不高的原因。在这期间,他推掉了一些很好的戏约和通告,却并不觉得可惜,“毕竟我现在最主要的身份还是学生,之后我有几十年甚至一辈子的时间拍戏,所以不着急,反而现在的校园时光很宝贵,我要好好珍惜。”当初陈思诚让他报考中戏,也是希望能磨掉一些他年少成名的浮躁,真正去学一些有用的东西。

相比其他同龄的孩子,早早步入社会的刘昊然确实要显得理智和成熟得多,从他应对媒体便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逻辑思维能力很强、人情世故了然于心的聪明人,但他招人喜欢的地方恰恰就在于,处事圆融分寸得当的同时,却又不失自己的棱角与个性。事实上,迄今为止,他都没有做过悖离自己本心的事。“从小到大我都不愿意做我不想做的事、说我不想说的话,这种性格其实很不讨巧,但偏偏我遇到的人都会因为我的性格去喜欢和保护我,所以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

在这样的时代与环境之下,保持本心着实不易,希望在观众视线之下成长的刘昊然,能将这一份幸运长久地延续下去。

对话刘昊然 做我自己 自由生长

mu:怎么感觉你最近瘦了很多?

刘昊然:对啊,我瘦了快有20斤。拍《最好的我们》那会儿特别胖,有140多斤,后来见下一部戏的导演时,导演说你要减肥,我就从145斤减到现在127斤左右。我减肥其实是想让脸瘦一点儿,我这个年纪有婴儿肥,脸上总是肉嘟嘟的,但等脸瘦到我满意的时候,身上就瘦得夸张了,所以最近又拼命健身,想把身体练壮一点。

mu:你是靠什么减下去这20斤的?

刘昊然:管住嘴、迈开腿啊,还有就是晚餐不吃,少吃主食和油盐,平时还会做跑步游泳之类的有氧运动。

mu:回顾一下2016年已经过去的这段日子,你都做了哪些有意义的事情?

刘昊然:首先是年初的时候,我当舅舅了,然后我给爸爸换了一辆车,再就是上学和拍戏,还挺充实的。

mu:长辈份了?

刘昊然:其实我家里的亲戚比较多,我很早就当舅舅了,最大的外甥女都十岁了。当然,这次感觉还是会不一样。

mu:这个是亲姐姐的孩子?

刘昊然:对啊,我姐大我十岁,小时候我俩总打架。我上小学、初中的时候正叛逆,那会儿我姐大学刚毕业,找工作、找对象,压力也大,我妈还总管她,她脾气不好,我脾气也不好,就总吵架。但我离开家来北京之后,我们的关系就变好了。因为现在只有寒暑假才有机会见到家人,所以特别亲。我姐喜欢网购,我有机会出国工作,就会给她当代购,给她买包、买衣服、买化妆品。

mu:那你跟小朋友相处得如何?

刘昊然:我跟她挺好的,起码她见到我不会哭,起码我抱着她的时候不像人贩子,毕竟她也才半岁多,看到我只会“啊啊啊”地叫。

mu:你的同学是不是都挺羡慕你的?

刘昊然:不会啊,反而是我羡慕他们,因为他们可以天天一起玩儿、一起疯、一起吃东西,而我一下课就要去工作。

mu:可是他们会羡慕你起点高啊,已经是电影的男主角,而他们却要经历不断去见组,又不断被否定的过程。

刘昊然:这我倒没有感觉到,可能因为还没有到紧张自己未来的时候吧。对他们来说,现在还算是大学新鲜人,还是在享受大学生活的阶段,去逛街,去打球,去玩游戏比工作要更重要,可能到大三大四以后才会有危机感吧。

mu:你是以第一名的成绩进校的,但一边拍戏一边学习,对学业会有影响吗?

刘昊然:我去年一整年都在上课,没有进任何剧组,就入学之前拍了《最好的我们》,寒假拍了一部电影,学校的课业基本没有耽误,考试也是没挂科,都过了。

mu:今年暑假就很忙碌了吧?

刘昊然:对,刚拍了《建军大业》,演“常胜将军”粟裕。

mu:这个角色不好演吧?

刘昊然:其实还好,我之前也做了很多功课,包括在网上查了很多历史资料,相关的电视剧也都有看,但我演的粟裕将军在1924年建军时还很年轻,也只有19岁,所以不是那么难演。

mu:类似的历史人物,你还对谁比较有兴趣?

刘昊然:男生嘛,都喜欢“武力值”强的人,所以一些武将像赵子龙等等,我都有兴趣。

mu:接下来准备做些什么功课呢?

刘昊然:现在在学一些古代的乐器,为下一部戏做准备。

mu:你的才艺好像还挺多的,是自己的兴趣还是为了戏做准备?

刘昊然:都有,做演员嘛,就尽量多学多看,以后没准都能用得着。我会射箭、口琴、萨克斯风、钢琴等等,之后还要去学骑马。虽然好像会的挺多,但其实都是皮毛,先把形学会,姿势摆标准,看着像那么回事儿。

mu:运动这一块儿你也挺擅长的吧?

刘昊然:都还行,但我现在更喜欢群体项目,就是一帮人参与,热热闹闹的那种,如果有时间,我下课都会跟同学打篮球,三对三、五对五的那种。

mu:接下来,你会拍自己的第一部古装戏?

刘昊然:对,古装戏跟现代戏还是不一样,台词的节奏、仪态,甚至走路的感觉都差挺多的。因为没经验,所以我最近就一直扎在家里看《倩女幽魂》之类的古装电影,还有一些大导演的片子,一些跟我角色类型相似的片子,陆续看了十几部。

mu:现在你电影电视剧都尝试过了,更喜欢哪种拍摄方式?

刘昊然:我现在会更喜欢电影一些,因为比较慢,让你有时间去想人物,也有时间跟导演交流沟通,电视剧的节奏太快了,可能一天的拍摄剧本要拍六到七页纸,但电影一天最多一页纸的样子,慢工出细活是一定的。

mu:所以以后还是更偏重拍电影?

刘昊然:以后不好说,但因为现在刚刚入行,需要增加表演经验,所以有机会还是多拍电影,可以帮我磨演技。那些很成熟的演员,他们可以很快熟悉剧本、熟悉场景、进入角色,电视剧对他们来说不是问题,但对我一个新人来说,还是怕会跟不上节奏。之前《最好的我们》是因为角色跟我自己比较贴近,演起来还好,但如果让我现在去演一个跟我反差比较大的电视剧角色,应该就会比较难。

mu:你对自己以后的发展会有怎样的规划和目标吗?

刘昊然:没有,我现在还小,每天都在变,可能今天想的跟明天想的都不一样,所以想那么多也是没用的,路还是要一步步走。但不管怎么走都是我在走,做选择也是我在做选择,我觉得就是做我自己、自由生长吧。

mu:会去听取别人的意见吗?

刘昊然:当然会啊,像思诚哥、丫丫姐(佟丽娅)的经验之谈还是要听的。

mu:除了工作上,他们会管你的私生活吗?

刘昊然:他们比较关心我在学校里的事,因为按辈份说,我是他们的师弟,我在学校的一个任课老师还是丫丫姐的同班同学,她会特别要求管我管得严一点儿。

mu:所以去年还送你去军营参加了《真正的男子汉》。

刘昊然:今年丫丫姐也去了,我觉得应该给我们公司颁个小红旗。

mu:你怎么没阻止她?

刘昊然:丫丫姐其实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她跟我一样都是学舞蹈出身的,学跳舞的人没有不能吃苦的,小时候被老师压腿那会儿,真的太苦了。但我们去年录制节目是二三月份,天气还好,现在太热了,所以还是有点儿担心丫丫姐的身体。

mu:你有没有给她传授一点儿经验?

刘昊然:有,我会跟她讲一些部队的老套路,比如第一天晚上一定会拉紧急集合,给你下马威,还有进部队不用特别打包什么东西,基本什么都不用带,因为一定会被收走。

mu:那段经历对你来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刘昊然:纪律性和自律性吧。那些士兵,其实大部分都跟我年龄差不多,他们的自我要求和自控力,这些都是现实生活中很多人身上没有的,对我当然是有帮助。不光是我,我觉得从部队出来的我们这组人,每个人都成熟了很多。

mu:你的自控力确实还不错。

刘昊然:是啊,比方我喜欢玩游戏,但我都不会特别沉迷,不像我的同学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我最多两个小时。

mu:除了玩游戏,平常还有什么爱好?

刘昊然:看动漫啊。我什么都追,但最近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以前特别迷《进击的巨人》、《寄生兽》等等,但现在大部分都被停了。我最近还迷上了摄影,刚置办了一套设备,想之后给自己放假出去旅游时多拍点儿好风景回来。

mu:今年有计划去哪儿玩儿吗?

刘昊然:现在看来国庆是有假期的,但还没想好去哪儿玩,有时间的话就出国,没时间就去一趟西藏。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