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余文乐 心境澄明

 
你以为“张志明”这个角色演了八年,志明就是余文乐本人的真实投射?错。再次在摄影棚里见到余文乐,除了身上的肌肉随年岁渐长,我们总能在言谈之间听得见他那掷地有声的内心成长。
 
眼前这个大男孩思想成熟之程度,早已超越了那个“永远长不大”的张志明十万八千里,所以,当余文乐每隔几年再饰演一趟“张志明”,重拾那一份彭浩翔式的吊儿郎当,当然是需要百二分的演技的。
到了现在,谁还敢说余文乐是没有演技只有颜值的偶像派?一部挑战演技、颠覆想象的文艺片《一念无明》,就让余文乐首度入围角逐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帝,实现了演员生涯“零的突破”。又或者这样说,近期同时上映的《春娇救志明》、《一念无明》这两部电影,就像是余文乐的“一体两面”——一个嘴贱多情,另一个内心丰盛;而每一面,都源自于他这三十余年的生命历练。
 
从“志明”到“无明”,越发心境澄明的余文乐,在这个当下,终于找到了最舒适自在的状态,纵然面对纷繁世事,始终保持那颗珍贵的赤子之心。
 
 
下一站光明时刻
 
初出道时,凭着《无间道》中年轻版“陈永仁”一角,余文乐在香港影坛崭露头角。20多岁的余文乐,想有机会参与更多大师的作品,累积不同经验,却不断遭到婉言谢绝。甚至有大导演直接跟余文乐说:“你再等等吧!等到30岁之后,你更成熟一点儿,到了火候,我一定会找你拍戏。”
就这样,30岁成了余文乐给自己的一个“分界线”。30岁前,他不介意任何形式的尝试,三级片、B级片、Cult片都乐意接拍,也在小成本烂片中磨炼演技。
回望过往,余文乐也很感激这一段时间的漫长历练:“特别感谢所有愿意给余文乐机会的导演,演员是一个需要慢慢累积的职业,所以,每部电影合作过的导演,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像刘伟强、麦兆辉、庄文强……”
采访当日,我特意带上了珍藏多年的一张DVD来到现场,让余文乐签上大名——2001年的《忧忧愁愁的走了》。连余文乐本人,也差点儿认不得封面上青涩的自己:“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拍电影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任何演戏经验!回想起来,感觉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一样。”
《忧忧愁愁的走了》由香港地下导演崔允信执导,男主角则是彼时初次出演电影的余文乐。这部十七年前的独立电影讲述的是,人想要在俗世中坚守自己年轻时的信念,竟是如此困难。
巧合的是,十七年后,让余文乐首次入围金像影帝的,同样是一部气质独特的独立电影。也许,这正是命运的悉心安排:因为永不放弃,因为始终坚信“熬得久,就是我的”,演员余文乐终于等到人生中大放异彩的光明时刻。
 
 
遇见一部好戏
 
在本届香港金像奖斩获甚丰的《一念无明》,题材涉及华语电影少见的躁郁症。“这个题材太特别了,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如果大家看完这部电影之后,觉得我的演出有一点儿突破的话,其实功劳全部归于《一念无明》的剧本。好的剧本,能带动演员的情绪,同时影响演员的表演。其实剧本对演员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余文乐在《一念无明》中饰演的躁郁症患者“阿东”,自小不受父母重视,与感情淡漠的父亲曾志伟隔膜颇深,更错手误杀卧床多年的母亲金燕玲。而曾志伟、金燕玲这两位本届金像奖的最佳男、女配角得主,亦在戏里戏外与余文乐产生了极强的化学作用:“好的对手,能让演出达到更好的效果。我很感谢在戏里饰演我父母的志伟哥、金姐,他们很能感染我,同时也让我顺利找到了自己的演戏节奏。就像打兵乓球一样,即使再难打,这个过程也很好玩儿。”
余文乐说,每一个人走进《一念无明》这个剧组,都是真心想把这件事情做好,而不是从商业的角度出发、单纯地“打一份工”而已:“我们大家都豁出去了,整个戏的成本也就200万港元,亏了也没有多少钱,我们没有包袱,那个感觉真的特别自在。”
为了这个难得的好剧本,每部戏动辄数百万片酬的余文乐,更愿意“零片酬”出演新导演黄进的处女作,支持影坛新血。“我以前受过很多前辈的恩惠,所以我也非常愿意帮这个忙,是一个缘分——换个角度看,其实黄进也‘扶持’了我啊,是他让我有机会入围这次金像奖。”
“表演方面,我可以非常投入,更不会害怕任何东西。拍戏的过程中,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并不可怕。”对《一念无明》中错手弑母、躁郁症发作等敏感戏分,余文乐并没有丝毫惧怕。没想到,最让他害怕的竟然是,坐在台下等候颁奖者宣布“最佳男主角”得主的那一刻。
“在奖项方面,我从来不会把自己看得有多重,我也并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自信。这是我第一次入围‘最佳男主角’,这方面我没有太多经验,所以真的非常紧张。最开心的一件事是,我终于有机会以入围者的身份,拍摄金像奖的场刊封面了!”
 
 
各自成长
 
《一念无明》令余文乐金榜题名,《志明与春娇》三部曲则让余文乐与“张志明”这个名字画上了等号。这八年来,只要提起余文乐,你一定会想起那个戴着黑框眼镜、口贱心软的港男志明。
“志明”三部曲,被誉为华语世界的《Before Sunrise》系列,男女主角多番离离合合,牵动万千痴男怨女心。张志明对余文乐来说,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作为一个演员,能碰到如此特别的三部曲,真的很不容易。这个故事跨越了不同的年龄层,影响过那么多人的爱情观,这远远比多少亿的票房数字来得更重要。”
虽然《一念无明》在边缘上有所突破,但对余文乐而言,《志明》系列的难度系数同样不遑多让:“如果说《一念无明》是压抑地让观众投入,《志明》则是轻松地让观众投入。彭浩翔把生活中会真实发生的大量素材放到电影中去,看上去好像很简单,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很多人也想拍这种比较生活化的戏,拍出来却没有《志明》那个味道。我们要演得很轻松、很自然,其实需要在事前做非常多的准备,包括要有很完整的剧本跟台词、很默契的搭档。”
《春娇救志明》的故事来到第三部,没有意外怀孕、没有婚外情、也没有小三小四小五……这一次的《志明》,讲的是感情上的互相“拯救”,如何拯救一段日久失修的恋人关系,以及拯救彼此危在旦夕的“中年危机”。在《春娇救志明》里,张志明有一句画龙点睛的关键对白:“两个人,要有一段好的关系,真的不容易……余春娇,是你令我长大的!”
 
在余文乐看来,女孩绝对是令男孩长大、学会怎样去爱的“催化剂”:“本来爱情就是这样,找到对的另一半,她会影响你很深。志明跟春娇这一对拍拖七年多的情侣,他们两个到底互相影响得有多深?这两个人,一同面对现实问题,该怎样去处理、解决当中的死结?这一集的张志明,会很不一样。”
从《志明与春娇》、《春娇与志明》到《春娇救志明》,这三部曲中间,经历了长达八年的时间,女主角杨千嬅更从人妻升级为人母……作为观众,我们最关心的是,还会有第四部吗?余文乐的答案是,请再等十年:“如果你问我,我觉得最完美的是,隔十年之后再拍。假如有机会再拍下去的话,我希望会有另外一个变化。就像一幅拼图拼得越久,你越想慢慢去拼,看看怎样才会把拼图拼得更有意义。‘志明’系列,已经不只是我人生拍过的其中一部电影而已,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情意结。”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