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万万没想到》的试水之旅

 

 
在网络喜剧《万万没想到》表面的风光背后,它的制作团队正在化蛹为蝶,却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水到渠成。相反,说是痛苦的转型期也不为过。题材枯竭、笑点重复、审美疲劳……这些制作上的顽疾,困扰着这个由10人迅速扩张到400人的团队。此岸望着彼岸,他们涉水而行,开始向电影迈进。处女作收获了约3.2亿,票房还算差强人意,但影评褒贬不一。
  
 
  “点32个赞”、“我只想安静地做一个美男子”、“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也许你不知道,这些网络流行语都来自一部名为《万万没想到》的网络剧。
  该剧每集都很短,用5到10分钟不等讲一个小故事:一个叫王大锤的人在不同时代不同情境中,以不同身份角色,不断向上却不断受挫,逗人发噱。前两季37集总共不到400分钟的内容,在优酷上创造了近20亿的点击量,平均每集破5000万。相比之下,2015年华语电影票房榜首的《捉妖记》,观影人数虽创下新纪录,也只不过6500多万。
  这部剧的主创人员,包括导演“叫兽易小星”和主演白客等人,其微博粉丝数都超过了百万。自2013年推出《万万没想到》(以下简称《万万》)一炮而红后,这个全部人马完全来自草根的创作队伍,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迅速崛起。
  他们不仅再接再厉推出《万万》第二季、第三季,还推出了《报告老板》、《学姐知道》等一系列网络短剧,合作的视频网站也从最初的优酷土豆扩张到爱奇艺和乐视,成为国内最典型的网络喜剧品牌。
  2015年,这个原本被视为草台班子的团队开始涉足大电影领域,他们拍的奇幻喜剧电影《万万想不到:西游篇》,2015年底在全国正式公映。电影讲述小妖王大锤遇到唐僧师徒四人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冒险故事。该片仍然由叫兽易小星执导,除了白客等几个原有演员外,还请来杨子姗、陈柏霖、马天宇等一众明星,而且是担纲主演。贾玲、曾志伟等明星则在剧中客串演出。
  在公映前,韩寒在自己的微博中多次推介这部电影。实际上韩寒本人是这部片子的“首席艺术指导”。双方早就发生了关系:2014年《万万》团队的白客、孔连顺客串了韩寒的电影《后会无期》,也正是在同期,韩寒在《万万》网剧第二季中本色出演了一位电影导演。
  在这些表面的风光背后,这个团队正在化蛹为蝶。但它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水到渠成,相反,说是痛苦的转型期也不为过。
  
90后的甜点
  网剧《万万》是应运而生的产物。
  “我叫王大锤,明天就要高考了,今天一定要好好复习,考到第一名。我到底是上清华呢?还是上蓝翔呢?哎,好纠结啊……”类似这样的“梗”在《万万》中随处可见,涉及搞笑、穿越、职场等当下流行的各种热门元素。每一集的剧情发展到最后,总是给你一个“万万想不到”的结果。白客扮演的这个王大锤是一个处处碰壁的典型倒霉蛋,却以其呆滞的表情、蠢萌的乐观精神,成为网络迷你喜剧中最红的偶像人物。
  《万万》的搞笑风格脱胎于《搞笑漫画日和》——这部日本动漫里的人物也多以面瘫、自黑、戏仿等方式引发爆笑。在豆瓣上有人指责该剧抄袭,导演易小星这样为自己辩护:“这个剧的转场形式是Bref的,叙事节奏是日和的,吐槽方法是银魂的,笑点模式是onion的,剧本内容是原创的,导演风格是叫兽的,所以出来的东西就是我的。”
  《万万》抓住微博、微信等网络社区里的热点话题来进行创作,将一些有趣的创意捏在一起,再加进自己的想法。它针对的是国内的90后人群,笑料直接简单粗暴。因此,虽然它的第一季在制作上非常粗糙,却不妨碍它受到无数网友的追捧。
  特别成功的喜剧作品往往会成为一代人的年轻回忆。70后有《编辑部的故事》,80后有《武林外传》,而90后呢?他们从电视转向了新媒体。作为网络化的一代人,“他们追求刺激,缺乏耐心;他们喜欢解构,讨厌意义;他们热衷自嘲,鄙视虚伪。这群互联网人审美品位、内容偏好与传统媒体时代的受众完全不同。”
  面对90后与00后等年轻观众群体,像《万万》这样的短剧追求更短的播放时间、更快的剧情推进、更密集的桥段和更“三俗”的笑点,以激发欢乐吐槽。2006年《武林外传》大火时,正是80后们引领网络文化的潮流;而在近10年后,则是爱看《万万》的90后们的天下了。
  90后网友这样在“知乎”上回忆:大学时每周追看《万万》,“在我考研时它带给我一种最简单的快乐。我们还特地模仿过叫兽说话,也是我们当时各个寝室的时尚。”“在受到一整天的压榨劳苦后下班回家,看看呆萌的大锤君,没心没肺的放声大笑几分钟,已是无量功德了。”……简单、轻松、直戳笑点,但也仅止步于此。
  在叫兽易小星他们看来:当一件事发生后,你会发现70后85前这代人会站队,先做一个价值观判断;而对于90后来说,基本上不太做价值观判断,他们的判断标准只取决于有趣没趣。正是瞄准这一点,《万万》制作的重点也就只有一个:搞笑不搞笑。
  加上《万万》的主创们全部草根出身,非影视专业,毫无包袱,与大多数学生有着相似的出身与经历,“痛点相似笑点一致”,所以他们能将90后的屌丝文化、游戏文化和基腐文化尽情发挥。
  
吹气泡一样扩张
  不是每部网剧都像《万万》这样成功。
  2012年的某个夜晚,在北京一条被堵了许久的汽车长龙中,刚开完会的小爱蜷在一辆出租车上,望着前面一路的红灯,幽幽地问易小星:“叫兽你觉得我们以后会有前途吗?”当时易小星作为合伙人创办的万合天宜影视公司,正面临倒闭的风险。
  叫兽易小星原本是一名在武汉工作的土木工程师,早年曾混迹于猫扑等网站,并且成为土豆的首席播客,在社交平台上积累了不少人气和粉丝。在整个网络视频行业兴起的过程中,易小星紧随时代而动,2011年他辞去干了5年的工程师工作,怀揣着2万块钱来到北京,和别人合伙成立了万合天宜影视公司。
  团队最初的 10 人都来自原土豆网广告制片部。在创始之初主要为别人做广告片,举步维艰,既发不起工资,也买不起服装道具,有时候穷得甚至连盒饭都吃不上。拍摄设备就是两台5D2和几个狗头,请不起演员,团队成员们亲自上阵,每个人都身兼数职,
  2013年易小星开始想到要做一个新东西,这就是《万万》。他希望这个东西能够符合90后对信息的苛求度,让他们在等电梯或地铁时,随时随地花几分钟的时间,就可以看完一个完整的故事。于是机会终于来了。
  2013年8月,《万万》第一集在优酷上线。起初这个剧不被重视,周三周四都有其他的热门剧要推荐,所以只剩下周二这个冷门时间可以播出。一开始万合天宜也尝试找过合作商,但并不顺利,很多广告主认为这部剧“格调不高”。
  但从十集以后,广告商就开始排队了,第二季可以看到手机、花生牛奶和手游等广告。既有硬广,也有植入,广告价位也明显提升。数据显示,第一季《万万》每集制作成本不过数万,却拿到近千万的广告,第二季《万万》拿到的广告收入更是超过了3000万。
  同样是在2013年,七年磨一剑的《龙门镖局》在微博上大肆造势,每集也都有大牌客串,可是口碑和收视不尽人意。与此同时,《万万》以网络剧的形式半路杀出,无论是在优酷网的集均播放量还是百度的影视排行榜,均轻松超越《龙门镖局》,成为当年最火的情景系列剧。
  《万万》既是万合天宜的救命稻草,无疑也是优酷自制剧的翻身之作。在此之前,自制剧是视频业老大优酷的营收毒药。这之前业内流传着一个段子:优酷出了11部自制剧,10部都被玩坏了,没火;剩下以《老男孩》为代表的《11度青春》系列还赔了很多钱。直到这部《万万》,连带着整个网络剧的录制模式都跟着热了起来。
  一度被人视为“草台班子”的万合天宜,仅仅两三年时间就发展到如今的四百名员工,这在他们自己看来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万万》成功后,万合天宜进行了产品线扩张,推出了一些新的系列剧。但随着发展,整个团队在内容创作方面疲态尽显。
  
遭遇审美疲劳
  在叫兽易小星看来,《万万》的成本其实并不低,主要是脑力成本,或者说创意成本。有时为了一集本子,整个团队甚至会打磨一周以上。
  首先是创意,找笑点,然后还要通过台词源源不断地制造包袱、迸发笑料。一周一集的创作强度带来这样的搞笑片,在初创期还好应付,毕竟可借鉴的梗或笑点很多,加上主创人员此前也有不少个人积累。但越往后,随着库存耗尽,编剧越成为一件痛苦无比的事情。
  “我的稿子版本多是因为一边扩写一边修改,从初稿三百字改到终稿三万字,脱了几层皮,无数次想放弃,这酸爽,无与伦比。”易小星这样描述《万万》的创作过程。
  编剧们压力更大,每次开创意会,都在压榨自己的脑细胞。到后来少则十天、多则半月,才出一个几分钟片子的剧本。平均每三个成型的剧本中,仍然会有一个遭到淘汰。而最后呈现的剧本,实际上是从毙掉的几十个剧本里面筛选出来的,称得上是真正的“烧脑”之作。
  目前与万合天宜合作的编剧和导演有 30 位左右。团队主编剧至尊玉总是把自己关在家里,几近崩溃的时候就召开创意会,围坐一桌的编剧们心怀抗拒,灵感枯竭,不断跑题。白客说:“有人问我们什么时候会遇到瓶颈,我说每一集都是瓶颈,每次都尽全力写,感觉累疯了,写不出来了。”为了找笑点,“叫兽带领的这支队伍,已经很久没有休息过了,很久了。”
  吐槽向的短剧一般都会面临这样的困境:题材的枯竭、笑点的重复和无节操可卖。有人分析说,消费流行是台词抖包袱中最不高级的玩法,其本质原因是流行具有过强的时效性和片面性,总是会很快过期。像类似于“Duang”这样的词,三个月后就很难再让人有感觉了,更高级的喜剧则尽量避免使用流行梗。
  白客说,“让人哭特别容易,比如拍青春期的电影,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今年拍出来你能哭,一百年之后你还哭。笑不行。喜剧编剧太伤脑筋了,好多编剧都失眠,让人笑实在是太难了。”《万万》采用的快切、反转等套路,慢慢被观众熟悉,容易被猜到,新鲜感就没了。
  《万万》团队总结自己的笑点模式,有偏离重点梗、语言梗、打脸梗等等,都是消耗品,用过几次后就不好再重复。而剧情设置,比如吐槽武侠剧和言情片,恶搞三国或西游,每个设定拍一部长片都足够,但他们仅仅用来制作几分钟的小短剧。这对来之不易的创意来说就有些浪费。
  因为观众普遍对网剧的低期待,和《万万》系列夸张搞笑的风格,一出来也许会吸引足够多的目光,但是播出两三季之后,虽然制作方仍然在绞尽脑汁地创造笑点,却被网友视为“各种万年不变的梗”。
  根据优酷统计的数据,观看《万万没想到》的人群中,学生群体占到了 41%,其中一半以上为在校本科生。这些年轻人是《万万没想到》最主要的拥趸,但同时也是注意力最容易转移的一个人群。喜新厌旧的观众随时可能会厌倦和流失。有数据表明,对网络视频,观众给出的“耐心时长”是45秒,如果在这个时间内还没发现内容的吸引力,他们会拖拽进度条,甚至把整个视频关掉。
  易小星也承认,“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只是流行文化的生命周期更短。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大概这是每一部网剧过于依附流行文化的宿命。
 
 
  
向大电影转型
  源源不断的生命力和更广阔的市场需求在哪里?易小星自己也有困惑。转型,这两个字是万合天宜如今面临的最大命题。
  几年前,叫兽易小星本人从最初的草根原创者,一步步转型为网剧导演。如今,他把自己在知乎的个人介绍改成了“电影新人”这四个字。由易小星导演的第一部电影《万万没想到:西游篇》,是2015年万合天宜最重要的项目。
  大电影,一个新挑战。易小星说,“我不希望被人说我们的电影是一段90分钟的恶搞视频。”此次《万万没想到:西游篇》做的是反转西游,是西游四人组遇到屌丝小妖王大锤的第八十二难。在无数的选题中,挑中西游篇,只是因为在《万万》系列网剧中,西游篇是人气最高的,也是互动最好的。整部电影的基调,依然是爆笑的二次元狂欢风格。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部电影被不少观众吐槽:不好笑!其实对易小星及其团队而言,这次主要是靠这部电影来完成一个提升,票房只要看得过去,任务就算完成。毕竟这之后大家就是电影界人士了,更大的前景出现在视野之中。
  在知乎上,有人问了一个问题:叫兽易小星将来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周星驰?底下有人反问:网络段子手怎么能成为喜剧大师?光头略胖的易小星自己站出来调侃说:“我明显是第二个吴彦祖。”
  有人认为,周星驰的喜剧功力不是构建于网络段子或流行词,而是对生活本身进行挖掘,具有一种从人生底层逆袭的精神。而叫兽的片子是速食,无聊了可以用来充饥,但你不会想看第二遍。《万万》这样的网剧大概用一个“好玩”就可以完全概括。没有积淀的网剧,虽然看起来搞笑,但其实留不下来太多东西。
  回头来看,《万万》团队从非主流的搞笑短剧快速上位,获得大量关注和名声后,开始“洗白”翻身进入电影院,挤入主流文化的圈子。可是这一圈子并非他们原来所擅长的领域,如何取得成功?对这个创作团队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起点和难点。
  叫兽易小星坦言,为了做出大电影,自己压力倍增,一度遭遇瓶颈期,陷入彷徨之中。他认为自己“起点太低,起步太晚”——“我现在每天如履薄冰,担心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现在的年轻人18岁学做导演,23岁就去国际电影节拿奖,而我那个年纪还在搬砖。”
对话叫兽易小星:
  mu:对你而言拍大电影和拍网剧有哪些不同?
  叫兽易小星:电影和网剧完全没有相似之处,做网剧基本上是可以说一不二,指哪打哪,但电影需要前后调动几千人的力量来完成这个项目,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事情。至于剧本,网剧更偏电视剧或者病毒视频,而电影剧本是个熬时间的手艺活。
  让我吃惊的是拍摄出奇顺利,电影整个周期十四个月左右,拍摄计划是57天,结果拍摄完成的那天正好是第57天。杀青的那天我就想,真的要特别感谢老天爷,没刮大风没下大雨,还让我们有了几个休息日。
  mu:电影剧本据说写了几十稿,为何如此“难产”?
  叫兽易小星:剧本是我主编,带着3个编剧一起创作。大电影开始以后,我连续两个月失眠,每天只睡不到四个小时。第一个剧本耗时5个月打磨出来,我觉得内心没有感到燃烧,所以推倒重来。到最后,这个剧本我们前后修改了55稿,耗时8个月,每天都跟编剧们开会。为了让观众看到我们的诚意,我觉得就应该不惜余力。虽然我熬的头发都掉光了(笑),但是我觉得是值得的。
  mu:网剧《万万没想到》的剧本也是这样费劲吗?
  叫兽易小星:对,现在我们的编剧不到10人,每一集都会在一起开头脑风暴的会,对故事以及情节集思广益,最后由我来决定思路。之后会有一个执笔编剧将它写下来,然后我进行审阅。但这也不是最终版,片场还会根据实际情况再改。可能观众只看到一个故事,但背后被放弃的剧本有很多很多。
  mu:对一个剧本你如何判断它的好坏?
  叫兽易小星:首先就是自己觉得有意思。但观众是否也觉得有意思?根据得到的数据来看,我们现在的粉丝百分之八十是90后,其中20—25岁是我们最核心的观众群体。这帮人都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特征,第一要求叙事节奏快;再一个是信息密度高,你不要老说废话,我要干货;再一个就是图新鲜。在向他们传达信息的时候,要使用更新鲜的手段和手法。
  也许你可能不能百分百掌握观众,但可以将这种风险降到最低。这需要我们在公司进行测试。举一个例子,我们在策划一个产品时,会让公司30个90后员工集中在电影厅,给他们发一张调查问卷,比如这一集你喜欢哪里,不喜欢哪里,你觉得这个项目能成功吗?把理由写下来。我觉得这个方法非常行之有效。
  mu:有人说网剧一般会面临题材枯竭、笑点重复、审美疲劳的困境,你是否有这样的困惑?
  叫兽易小星:这不可避免。尤其是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里,可能几个月就淘汰一批东西了。观众永远追逐新鲜和刺激,而一个内容产品很难长时间保持这样的存在感。那么对于我来说,把网络剧升级为电影就是一次这样的转型尝试,让公司开发其他类型的网络内容也是这样的尝试。尝试未必会成功,但总比固步自封好。
Menu Tags 

MAYBE YOU'LL LIKE